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来自中国这个关键市场的留学申请人数略有减弱

作者:龙八国际 发布时间:2021-01-23 04:21 浏览次数:

  出国留学网专题频道澳大利亚留学资讯栏目,提供与澳大利亚留学资讯相关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13所澳大利亚院校已获得初步的“雅典娜SWAN”(Athena SWAN)认证。雅典娜SWAN是根据英国创建的性别平等计划改编而成的。下面出国留学网小编带大家一起去了解一下最新的留学新闻资讯。

  11所大学和两所医学研究机构获得了雅典娜天鹅铜奖,去年12月,首批15所机构获得了这一奖项。

  他们的认可标志着澳大利亚性别平等科学(SAGE)的一个里程碑。SAGE成立于2015年,是为了在澳大利亚试行《雅典娜天鹅宪章》。

  《宪章》的10项原则包括承诺解决性别代表性不平等、解决性别薪酬差距、消除阻碍妇女职业发展的障碍以及逐步消除短期合同对工作人员保留和晋升的影响。

  澳大利亚科学院表示,预计该项目最终将覆盖整个高等教育和研究领域。该计划目前拥有45个成员,包括33所大学、6个医学研究机构和另外6个公共资助的研究机构。

  会员必须证明他们在性别和多样性实践方面做出了令人信服的改变,才能获得铜奖,他们的申请将由独立的同行评审小组进行评审。成功的申请人可在未来数年内申请银及金认证。

  SAGE执行董事Wafa El-Adhami说:“铜奖表彰了一个机构为其变革之旅奠定坚实基础的工作。”

  联邦政府在4月份的预算中承诺向SAGE提供180万澳元,表示希望增加STEM领域的女性人数。“在树立榜样方面,我们的大学必须走在前列,”科学部长卡伦·安德鲁斯说。

  澳大利亚技术与工程学院表示,多样性“不是可有可无的额外选择”。学院院长休•布拉德洛表示,反映更广泛群体的工作场所是有效的,也是道德的,因为它们“利用了整个团队的技能”。

  其他四所大学也未能获得铜牌,包括昆士兰的邦德大学、詹姆斯库克大学和塔斯马尼亚大学。美国科学院表示,他们的“进步得到了认可”,明年将能够再次申请。

  该学院表示,包括阳光海岸大学在内的另外四所院校“由于组织结构的变化”推迟了申请。他们将在10月和11月与5名新申请人一起接受评估。

  澳大利亚研究人员发现,毕业后就业权太过短暂,无法给国际毕业生在就业市场带来强劲提振。这一发现可能会给英国重新引入毕业后工作签证的举措蒙上一层阴影。下面出国留学网带大家了解最新资讯。

  迪肯大学研究人员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澳大利亚为期两年的工作签证“太短”,雇主没有信心雇佣外国人。报告称,国内毕业生可能需要3年时间才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找到工作,而对外国人来说,3至4年是一个更现实的时间框架。

  研究指出,这些发现突显出延长工作权利的“关键需要”,“让雇主放心,国际毕业生能够为公司做出更长期的贡献”。

  迪肯教育学院副教授、首席研究员Ly Tran说,这项研究对英国两年签证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她说:“很明显,学生待的时间越长,就业结果就越好。”

  “如果签证期限更长—比如说3年—雇主就会更有信心。她说,来自满意的雇主的信件应该足以触发签证延期,让老板和毕业生省去“处理复杂文书工作”的麻烦。

  该研究分析了澳大利亚9万多名临时毕业生或“485类”签证持有者的一些数据集。这些人总共占澳大利亚劳动力的近1%。研究小组对其中约1150人进行了调查,并采访了50名现任和前任签证持有者、雇主、大学工作人员、代理人、政府和行业代表。

  7月份公布的初步结果突显出雇主对485个签证的担忧。最终报告称,毕业后工作签证已经成功地作为一种招生激励措施,尤其是对硕士研究生的招生。

  2018年,约8.1万名国际学生开始攻读硕士课程,是2013年修订485项签证安排时3.8万名毕业生的两倍多。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澳大利亚目前是全球国际硕士学生最集中的国家,外国学生占硕士入学人数的48%。

  但研究团队发现,485名签证持有者中,只有36%的人能够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找到全职工作。

  一旦他们在澳大利亚呆了4年,这一比例就升至52%。虽然这些签证有效期为两年,但对于拥有更高研究学位的人来说,有效期最长可达四年,但许多毕业生还是选择了其他类型的签证。

  研究发现,获得其他签证的毕业生通常比485个签证的同龄人多挣22%,而回国的国际毕业生在各自专业领域找到全职工作的可能性高出36%。

  该报告还批评了一个“漏洞”,该漏洞禁止大学就移民问题向毕业生提供咨询。报告称,不道德的移民中介利用这一禁令,夸大了获得485张签证的难度,其实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过程,并对申请收取高昂费用。

  维多利亚大学在本科阶段实行分块教学取得成功后,还将实施职业资格模式。对于所有学生来说,模块式教学能够更专注于某个领域的研究。下面出国留学网带大家一起了解下澳大利亚最新的留学新闻。

  在分块教学模式下,学生们在四周的时间里一次只专注于一个主题,而不是同时应付多个主题。澳大利亚一所大学可能会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在所有高等教育证书中推出“模块式教学”的大学,此前该大学选择了将这种教学方式在学历阶梯上上下延伸。

  维多利亚大学将于明年开始在其研究生学位课程中推出模块化教学模式。作为澳大利亚六所“双部门”大学之一,它不仅提供高等教育,还提供职业教育资格,它还将开始将证书和文凭课程转换为教学课程。

  副校长彼得·道金斯说:“我们的想法是,到2022年,我们将被整个大学完全封锁。”“这种方法对学生的成绩产生了奇妙的影响。”

  这些计划标志着去年引入维多利亚的模块式教学模式的快速扩张,最初仅限于大一本科生。在这种模式下,学生们在四周的时间里专注于一个主题,而不是同时应付多个主题。

  道金斯教授说,澳大利亚传统的本科教育方法不适合墨尔本西郊的工人阶级基础。“他们和300人一起去听讲座,”他说。“他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次四门课。这是一次令人困惑的经历。他们中有太多人辍学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维多利亚成立了一所大学一年级。在受命“遍寻世界”寻找最佳教学方法的指导下,工作人员推荐了由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奎斯特大学校长戴维•赫尔芬德首创的积木式教学法。

  考试合格率和留级率的迅速提高促使大学将这一方法推广到更广泛的领域。维多利亚说,这种模式的扩张带来的好处一直存在。

  去年,优等生和优等生比例分别上升7个百分点和9个百分点,不及格学生比例下降9个百分点。该大学表示,随着这种模式转移到二年级学生身上,这种模式变得更加明显。

  报告称,富裕学生和贫困学生、英语和非英语背景学生的表现差异也有所缩小。从上半年到下半年,留在学校的学生比例增加了6个百分点。今年年中,一项市场推广活动还在美国国内吸引了额外500名注册学员,高于去年的约200人。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从其他墨尔本大学转来的。

  道金斯教授说:“总是有学生在开学几周后就离开了,因为他们迷路了。”“他们听说,在这种模式下,你不会迷路,你是一个真实的人。”

  虽然分块教学对时间表、教室空间和研究都提出了“巨大”的后勤挑战,但在第二年,组织工作变得更容易了。道金斯教授说:“当我们把它推广到整个大学的时候,每个人都在街区里,这将是一种更顺畅的体验。”

  “当你有两个系统时,情况会更复杂。学生们同时修二年级和一年级的课程。一旦我们把它推广到整个大学,它将是一种更顺畅的体验。”

  道金斯教授表示,将积木式教学推广到职业教育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一些职业课程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其目的是将单元划分为四个星期来完成。他说:“如果学生们想把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结合起来,他们可以用四周的时间来完成。”

  澳大利亚正在取代英国成为国际学生的主要留学选择。伦敦大学学院全球高等教育中心的研究显示,澳大利亚正取代英国,成为第二大最受海外学生欢迎的留学目的地。跟随出国留学网一起了解一下。

  澳大利亚在国际学生中的受欢迎程度一直在上升,2017年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人数超过了60万,同比增长13%。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国、印度、尼泊尔和巴西的学生来澳大利亚留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方学生人数要到今年年底才会公布,但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认为,澳大利亚可能已经超过英国。这与2015年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英国比澳大利亚多接收了13.6万名国际学生。

  但英国退出欧盟的决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这些变化?英国大学报告称,2018年欧盟学生申请人数激增,这可以归因于这些学生在2019年3月英国脱欧前的“最后一分钟冲刺”。这些学生将于今年9月开始他们的课程,他们也得到了英国政府的保证,即使在英国离开欧盟之后,他们也将享有与本国学生相同的学费和资金。政府最近也证实,2019年秋季开始学习的欧盟学生将享有与本国学生相同的学费和资助机会。

  随着这一消息的证实,2019学年申请英国大学的人数似乎不会下降。然而,一些国际学生似乎在质疑英国的友好程度,这或许使其他留学目的地更具吸引力。

  英国政府希望保留欧盟公民免签证旅游,希望这将可以回报英国公民方便的前往欧盟,2019年3月,但目前没有迹象表明在新的欧盟学生是否需要从2020年起支付国际学费利率。

  英国大学一直在为政府倡议,将国际学生从净移民目标中移除,但目前还没有这样做的计划,尽管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国际学生每年为英国经济带来200多亿英镑的收入。英国文化协会发言人表示,国际学生是“英国长期影响力和软实力的巨大来源”。

  她还表示,英国正在与“欢迎签证政策”和“全面国际教育战略”的国家展开竞争。这就要求“加强和开放英国的国际渠道”。

  除了澳大利亚,加拿大也赶上英国,在利润丰厚的国际学生市场所占的比例不断上升。2018年QS申请人调查发现,加拿大已经取代英国成为未来的非洲和中东地区学生的第二个最受欢迎的学习目的地。对于来自亚太地区的学生,澳大利亚取代英国成为第二大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

  伦敦大学学院报告的作者西蒙·马金森教授说:“我们看到的是全球学生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英国高等教育在国际上仍受到高度重视,但政府通过限制新学生数量和毕业后工作签证,已将国际学生人数的增长抑制了5年。与此同时,竞争对手国家在大力推广他们的国际教育。”

  最新的一份报告显示,澳大利亚的大学正在进行一场关于数十亿美元的讨论,这部分收入占一些大学运营收入的五分之一以上。究竟情况是怎样的,出国留学网带大家了解下最新的留学新闻。

  该研究称,大学把自己的生存能力押在中国学生的学费上,承担着巨大的财务风险,认为将在必要时为它们想办法,因为这些学校“太大不能倒闭”。

  悉尼大学社会学家塞尔瓦托尔•巴伯恩斯撰写的这份报告警告称,中国留学生“尤其不稳定”,汇率限制和汇率波动等因素构成的危险大于地缘紧张局势带来的威胁。

  由于人民币汇率处于十多年来的低点,巴伯恩斯博士表示,疲软的澳元是“唯一能让中国学生负担得起学费的货币”。如果美元反弹,人民币进一步贬值,或者对学生携带出境的货币数量实施严格限制,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报告称,20所澳大利亚大学的国际学生比例高于美国任何机构。巴伯恩斯博士表示,澳大利亚对中国学生学费的依赖程度,是美国最依赖中国学生学费的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的10倍之多。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去年为自己提供了防范中国学生入学人数下降的保险。

  他表示:“当你管理投资时,最好的方法是在任何一种资产类别中,你的投资组合不会超过5%。”“但是一些澳大利亚大学20%的收入来自中国的学生。”

  独立研究中心发表了这篇论文,利用了数十个数据源。报告说,澳大利亚的大学为了接纳外国学生而“例行公事地降低标准”。

  这一说法与昆士兰大学校长彼得•瓦尔盖斯的警告相呼应。瓦尔盖斯表示,降低标准的诱惑必须“从高处踩下去”。

  “我认为我们不一定能达到这个标准,”瓦尔盖塞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澳大利亚大学论坛》上表示。“对大学商业计划的财政激励,使得国际招生的费用正在上涨。”

  昆士兰州一位发言人表示,由于国际学生在政府基金中所占比例下降,他们对大学进行了补贴。他表示,国际学生的入学标准得到了严格执行,昆士兰州正在“使国际留学来源国的构成多样化”。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表示,其大部分资金来自政府。悉尼大学一位女发言人表示,该校已增加了来自北美的招生人数,“我们正努力增加来自印度和东南亚的招生人数,学生多样化对任何大型机构都很重要”。

  巴伯恩斯博士表示,大学解决“中国学生过度集中”的办法是增加了印度学生的数量。但印度太穷了,无法提供一个“现实的替代方案”,因为中国最穷的省份甘肃的人均GDP几乎高于印度所有邦和地区。

  他的论文提倡在国际招生中“恢复理智”的四个步骤,首先是按国家、级别和研究领域透明地报告学生人数。他表示,这是英国的做法,也是美国的标准做法。

  澳大利亚率先采取这一举措的悉尼大学表示,澳大利亚将要复兴硕士学位,为了更好的推动博士学位的发展正在流行起来。下面出国留学网小编为大家送上最新的澳大利亚留学资讯。

  麦考瑞大学表示,西悉尼大学和伍伦贡大学已经采用了麦考瑞大学的研究硕士学位(MRes),预计还会有更多大学效仿。MRes是一个为期两年的高级课程和研究培训项目,学生必须完成该项目,才有资格获得博士学位。

  在澳大利亚,学士学位毕业生通常只需要一年的荣誉就能获得博士学位,而这项计划与此不同。批评人士说,这让博士生毫无准备,大多数人无法在典型的博士奖学金的三年期限内完成学业。

  麦格理表示,2013年引入的研究硕士将博士流失率降低了一半,平均博士学习时间从4.3年降至3.1年。博士生的人数从2013年的297人上升到去年的556人,几乎翻了一番。

  麦格理负责研究的副校长萨基•普里托里乌斯表示,研究硕士是过去10年澳大利亚研究培训领域最重大的创新。他说:“我不得不面对实施如此重大改革的痛苦,但人们现在看到了好处,这对我们的学生和导师来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

  普里托利厄斯教授表示,尽管从技术上讲,这项改革将研究型学位的学制从4年延长到了5年,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大多数学生无论如何都需要延长学制。

  他说,没有通过研究硕士途径进入大学的博士生羡慕那些通过研究硕士途径进入大学的博士生。“他们对于研究了解得更加多。他们了解文学。他们知道如何写论文。”

  研究硕士学生将接受为期一年的课程学习,学习内容包括基本理论知识和研究方法,以及特定学科的主题。接下来是一年的全职研究,最终完成了一篇2万字的论文。

  通过外部评审,成绩达到75分以上的学生才有资格攻读博士学位。普里托利厄斯教授说,大约三分之二的研究型硕士毕业生进入了博士。

  他强调,剩下的也不是“失败的博士”,他将澳大利亚的研究硕士比作英国的理学硕士学位。普里托利厄斯教授说:“人们接受的是研究训练,他们在这门学科方面有足够的综合能力。”持有哲学学士学位证书一年之后,学生也可以离开。

  普里托利厄斯教授表示,研究硕士的构想部分是为了消除阻碍海外合作的障碍。麦格理通过博士生模式与欧洲的大学合作,因为荣誉学位在欧洲很少见。在这种模式下,每个博士生都被两所机构录取。

  他表示:“为了让我们同步我们的学术先决条件,让候选人能够报名参加这样的课程,我们大体上采用了目前北半球的做法。”

  澳大利亚学术委员会在2016年的一份报告中称赞了“麦格理模式”的好处,包括多种退出途径、无需预付费用,第一年是标准的荣誉项目,第二年是研究培训安排,以及与博洛尼亚的进步模式保持一致。

  普里托利乌斯教授表示,尽管许多澳大利亚大学希望采用“麦格理模式”,但较老的机构将会举步维艰,因为它们典型的“往下放的管理”意味着单一院系可以否决这种模式。

  “如果可以,他们就会这么做,”他说。“大学必须具备管理这样一个变革过程的政治意愿。”

  澳大利亚蓬勃发展的国际教育产业的收入没有任何减少的迹象,在过去的一年中收入飙升至350亿澳元。下面出国留学网小编为大家送上最新的澳大利亚留学资讯。

  澳大利亚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国际教育为澳大利亚带来349亿澳元的收益,高于2017年的303亿澳元和2016年的258亿澳元。

  这些数字反映出,过去3年,澳大利亚的教育年收入同比增长约15%。其中包括两个季度的营收超过90亿澳元,远高于2017年初约78亿澳元的一季度破纪录收入。

  2019年2月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国际教育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服务出口行业—收入约为旅游业的54%,是金融服务业的7倍左右—总体上是第三大利润来源,仅次于铁矿石和煤炭。

  最近公布的学生签证统计数据显示,该行业的增长短期内不会停止。去年,超过19万名潜在的外国学生递交了赴澳签证申请,较2017年增长逾10%。

  然而,来自中国这个关键市场的留学申请人数略有减弱,2018年下半年的申请数量比2017年同期下降了2%。

  Austrade发布的一份新报告称,尽管中国的海外留学生数量在2013年左右开始“趋稳”,澳大利亚教育出口的前景依然强劲,预计2010年至2025年,澳大利亚大学适龄人口将减少约40%。

  这份由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营销公司studyportal发布的报告称,该公司的网站分析显示,来自世界其他地方—尤其是印度和斯里兰卡—对澳大利亚学士学位的需求激增,去年这两个国家的网络流量增长了十多倍。

  来自主要讲英语的竞争对手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需求也在飙升,这些国家对澳大利亚课程的观看量几乎翻了一番。

  虽然国际上对研究生学习的兴趣增长较慢,但斯里兰卡、伊朗和印度表现出强劲的增长。但报告强调,由于互联网限制,studyportal的数据不能准确反映出中国学生的兴趣所在。

  报告作者表示:“我们看到了从其他对澳大利亚表现出浓厚兴趣的关键留学来源国招收学生的巨大潜力。”“尽管它们的数量永远无法完全取代对中国学生的依赖,但它们可以帮助大学抵御中国学生可能带来的下降或放缓。”

  报告说,“澳大利亚在全球教育市场只中所占的份额,仅次于加拿大和欧洲经济区,澳大利亚的低学费英语课程引导越来越多的人,如德国,荷兰,瑞典和挪威的学生前来留学”。

  尽管如此,该报告称,到2030年,预计全球新增230万流动学生中,澳大利亚将占据相当大的比例—这一增长速度将是人口增长率的三倍。研究报告的作者说,澳大利亚对医学和健康课程的需求尤其强劲,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

  最近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的大学对于教学成本的并不清楚,这几年很多澳大利亚的大学教学成本都在上升。跟着出国留学网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

  澳大利亚的大学很难区分教学和研究支出,一些大学对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的成本差异一无所知—尽管研究生学位的教学成本比本科生高28%。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澳大利亚的大学对他们在核心活动上的花费有一个不完整的了解。咨询公司Deloitte的这份报告还发现,不同领域、不同机构的教学成本存在巨大差异。

  尽管本科教学的资金安排在8个学科“类型”左右—每个类型的学科分配了不同的补贴和学费—但大多数大学的成本核算都是围绕其师资结构进行的。

  报告称,这迫使他们在试图将本门学学科的教学成本和其他学科的教学成本进行比较的时候,做出“若干额外假设”。

  Deloitte表示:“各大学在成本数据收集和报告能力方面的成熟度各不相同。”Deloitte在2017年收集了25所大学的数据。“大多数人认为,提高成本分配过程的准确性仍有空间。”

  该研究标志着德勤继2011年和2016年的类似研究之后,第三次试图将大学的教学和奖学金成本计入大学资金当中。报告称,今年和明年还计划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以帮助培养“一个更全面、更系统、更精简的数据收集过程”。

  墨尔本高等教育顾问Justin Bokor表示,了解成本相对关系对大学来说变得至关重要,未来几年需求增长将超过资金增长。他说,想要招收更多学生的大学需要能够准确预测成本。

  但他表示,随着他们从澳大利亚企业招聘更多员工,他们的成本计算能力有所提高。他表示:“几乎所有首席运营官和财务官都有多年的行业经验,他们把这些做法引入了大学。”

  创新研究型大学任务小组政策顾问彼得•本特利表示,Deloitte的报告还有助于加深对课程交付成本的理解。他说:“这种做法鼓励大学更加系统化地分配教学支出。”

  研究发现,全日制本科学生的平均学费为1.73万澳元,而各个院校的学费相差近9000澳元。

  兽医研究是最昂贵的学科,整个学科平均花费4.68万澳元,一些大学高达7万澳元甚至更多。“混合领域”和“社会与文化”课程的学费最低,平均分别为9600澳元和14200澳元。

  平均而言,研究生教育的学费比学士课程高出4900澳元,其中兽医课程的学费也是最贵的,为82600澳元。通讯和媒体研究课程的学费最低,为16900澳元。

  本特利博士说,对于大学来说,分析他们能负担多少的学费,平均课程的成本比招收额外学生更重要。

  这份于今年1月完成的报告是由澳大利亚教育部低调发布的,而2016年的报告则是由当时的教育部长西蒙•伯明翰高调发布的。

  早些时候的报告发现,教学成本略有上升,伯明翰先生利用这一发现为削减经费的提议辩护。这份新报告显示,2015年至2017年期间,教学成本增幅比前几年大得多。


龙八国际

©龙八国际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